首页 > 故事会 > 正文

残忍

2020-05-21 20:52:10 来源:秋秋网

交往四年,陈韵从来没有比现在对这段感情更失望过,哪怕是知道林东当初追她是出于赌约。朋友都说她犯贱,这样的男朋友要来干嘛呢,有时候,陈韵也会想想这种问题,自己样子不差身材也好,怎么就非林东不可了呢?

男人的甜言蜜语信不得,可就是没人教过她,因此林东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把她追到手了。并且成功的让她死心塌地并且死缠烂打。

今天是林东的生日,陈韵特意推了公司安排的加班就为了来给陈东煮一顿饭,老板最近在裁人,一起工作的人哪个不是夹着尾巴做人,争取在老板面前表现良好的,哪像她干干脆脆请假,出店门的时候,老板的眼神就告诉她,这份工作她做不久了。

陈韵难过的看着满客厅扯落的男女衣物,里面不乏她省吃俭用给林东买的衣服。

大学四年林东从来不好好学习,还屡犯错事,每一件打错都是陈韵承担下来的。结果毕业的时候,林东这个考试只靠补考的人都毕业了,而陈韵这个优等生却拿不到毕业证书。没有毕业文凭,十分不好找工作,现在的工作是陈韵换到最后觉得最适合自己工作了,可为了这个渣男,她又一次干了蠢事。

屋内传来婉转动听的女子呻吟声那么耳熟,就是劝她离开林东的朋友里的一个。

这个男人他怎么能这么残忍。如果他只是对别的女孩子感兴趣,那么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可是,这是她的朋友啊,兔子还不吃窝边草,林东却可以那么彻底的无视她的存在,和她的朋友搅到一起。

陈韵失魂落魄的离开这个靠她薪水租来的公寓,除了这里她没有任何的地方可以去,老板打算炒了她,男朋友不爱她,为了维护这个男朋友她几乎把所有的朋友得罪了。

真是活该……

想了想,陈韵又把钥匙留下来了。这个房子她租了半年,结果半年不到就要走了。

陈韵用仅剩的钱在一家破烂的旅馆租了半个月,趁着这半个月再找一份工作。

这个旅馆是在很破旧,像是清朝时期留下来的建筑,木门推开都是“吱”的一大声。陈韵走在房间的过道里,因为潮湿,墙壁都长出了青苔,木板踏上去也会非常不祥的声音。

对面走来一个老婆婆,陈韵有些害怕,那个老人驮着背,十分缓慢的行走着,由于陈韵走的挺快,所以看过去,老婆婆就像不会动立在那边的建筑物一般。

快要擦肩而过的时候,由于走廊的狭窄,陈韵下意识的侧开肩膀,避免肢体碰触。可是那个老人却抬起了头,那是一张挤满皱纹却只有一只眼睛的脸。

一瞬间陈韵感觉自己僵硬了身体无法动弹,那个老人并没有说话,陈韵却能清晰的听到她的声音。她问:“你想要找工作是么?”声音嘶哑,如同病入膏肓的人的声音。

陈韵不由自主的回答:“是。”

“这里有一份工作,正适合提供给你,呵呵呵呵呵…”那个勾起嘴角,但似乎面部肌肤十分的僵硬,看起来很不舒服。

陈韵一晃神就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站在旅馆的走廊里,那个老婆婆,毫无踪迹可循了。

也许只是最近累了才会出现在这样的幻觉吧,陈韵安慰自己。鬼姐姐cctop.cn

她伸手摸了摸口袋,脸色立刻就变了,口袋里是她留在公寓里的钥匙,她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是放在了门口的鞋架上的,但此刻却又回到了她的手上。

而那个只有一只眼睛的老人说的话正是:“拿着这把钥匙去杀了那个背叛你的男人,我会给你最好的报酬。”

她撞鬼了是么……那个鬼太婆不仅同她说了这些,还有一句让她不禁心惊胆颤,她说:“如果不是他的血,那用你的也可以。”

意思是说如果不杀了林东,那么死的就是自己了么。陈韵紧紧的握着口袋里的钥匙面色惨白。

如果是以前的她,一定会选择救林东,哪怕要牺牲自己的性命,但是现在,她的脑中居然叫嚣着一个声音:“杀了他!杀了他!”

陈韵拿着钥匙战战兢兢的来到公寓门口,她小心的将眼睛贴到猫眼处望着已经变得整齐的客厅,她猜想那个女的应该已经回去了,陈韵握紧藏在口袋里的安眠药,用钥匙打开了门。

陈韵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公寓里,她故意在客厅里弄出了动静,果然不一会,林东就从卧室里出来了。

林东阴沉着脸问她:“怎么这么晚回来?”

陈韵不自然的笑笑:“没有,店里今天忙,被老板留下了,能多挣些钱我也觉得挺好。”

说着陈韵不再多看林东一眼,走到厨房,到了一杯果汁,细小的安眠药投入杯中瞬间化成碎末消失了。

陈韵端着果汁去给林东:“天气这么热,你热吗,我看你都出汗了,喝杯果汁吧。”

林东端过果汁小小的喝了以后。陈韵看着林东把果汁喝进嘴里松了一口气。

“我去做饭,你要是累了就去歇一会吧。”

陈韵走到厨房,从刀具里挑出了一把锋利的,握在手心。心里盘算着药效,一遍躲在厨房门口偷听林东那边的动静。

果不其然,林东很快就关上了房门,准备修了了。陈韵又耐心的等了一会,确定房间里再也没有声音了才敢过去开门。

房间里灯光着,窗帘也拉着,黑黝黝一片,林东睡觉喜欢黑暗。因此陈韵一点都不怀疑,她小心翼翼的走到床前,也不敢掀开被子就拿着刀猛戳。

很快陈韵就发现不对劲了,没有血溢出来,而且就算她没杀过人,也杀过鱼,刀锋与肉相遇的感觉不是这样的。陈韵掀开被子,里面只有一个枕头,林东果然不在这里。

紧接着脖颈被东西紧紧绞住,陈韵心里一凸,慌乱的把刀往身后猛插几刀,听到林东吃痛的声音,并且脖颈的松动,陈韵更加急切的向后捅刀子。

林东为了防止再被陈韵的刀子捅到只好松开了她。陈韵回头看着林东,林东的手里拿着一条领带,也是她给他买的。

只听见林东愤怒的吼道:“贱人,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杀我!你也遇到那个怪物了,对不对,对不对!!!你怎么能这么残忍!!!”

陈韵脑子里乱糟糟的,一下子觉得林东说她残忍不可理喻,一下子又想到那个鬼太婆的目的到底是什么,如果是想看她和林东互相杀害,那么她一定就在这附近看着,这是她一手策划的,她一定不会错过。

果然,在窗帘后面隐藏着一个矮小的身影,陈韵快速的想要过去杀了那个鬼太婆,她心底对林东的恨意减少了狠毒,想来应该是被她给利用了。

陈韵伸出手,锋利的刀剑对准鬼太婆,突然,脖子一阵发紧,又是林东,陈韵心里感到悲哀,林东居然真的想要杀了她,她之前想杀了林东只是因为受到了蛊惑,那么林东呢,也是被利用了么……如果不是的话,林东为了让自己活下去,居然想要杀了她,这样的事实让她的心更加的发冷,人果然都是自私和残忍的,随着眼前越来越模糊,陈韵慢慢闭上了双眼……

下篇:《残忍之镜子》

秋秋网